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2019-06-17 21:58:42 来源:南方都市报
字体: 【 】 视觉保护色:


事情发生在6月14日凌晨2时12分。


广东河源市中心的东江大桥中间段突然发生垮塌,造成两辆经过的轿车坠江,1人获救,2人至今失联。


这座横跨东江的6孔拱桥有47年桥龄,因为是连接河源市中心与紫金县的交通要道,又被当地人称为紫金桥。每天凌晨3点起,不少紫金县农民会运输蔬菜、水产赶往江对岸的市场,大桥开始热闹起来。


6月14日这一天,一切戛然而止。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航拍垮塌后的河源东江大桥。


20秒瞬间:桥面垮塌,两车被东江吞没


事发前两天,住在江边的不少居民记得,因连日暴雨,水位漫过桥墩,将江边斜坡的一半草丛淹没。


6月13日晚,44岁的邝勇如常驾驶着灰色丰田小车出车。邝勇是一名网约车司机,河源本地人,曾当过辅警。


14日凌晨1时30分刚过,邝勇接到新订单,在沿江路的长虹花园附近接上一名乘客,准备前往梧桐山公园附近的民居。邝勇回忆,原本他想从胜利大桥过江,过桥后向南边开,但乘客要求走近道从东江大桥过江。


地图显示,胜利大桥在东江大桥上游4公里处。实际上,他们先经过了珠河大桥,后在河紫路上了东江大桥。由于桥龄已久,十年以前当地有关部门对东江大桥采取限高措施,仅允许小车通过。


如果一切正常,420米的桥面行驶时间约为30秒。


意外发生在一瞬间。监控画面显示,14日2时12分19秒,东江大桥桥面中间段自东向西突然垮塌,两辆刚好经过的轿车坠江。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事发监控画面。


事发时,在江边经营餐馆的邱先生正在烧烤,“突然就听到轰一声,全程不过20秒,桥就塌了。”当时,沿江不少市民在睡梦中听到了巨响,有人被惊醒。


据邝勇回忆,坠江的一瞬间,他马上解开安全带,并摇下车窗。一块坠落的石头砸碎了驾驶室的玻璃窗。邝勇尝试去拉坐在副驾驶位的乘客,但没拉动,他从玻璃裂缝中逃出,顺着江水朝下游游去。10余分钟后,游了三公里的邝勇精疲力尽,他拼命呼喊,被江边的两名保安发现并救起。


“当时水流很急,他喝了很多江水,手脚和脸上都有擦伤,有点虚脱和缺氧,一直在喘气,坐在路边说很累走不动。”凌晨2时19分,河源市中医院的急救医生李伟接到120求助。1分钟后,他和同事赶到邝勇上岸的地点。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河源东江大桥断开的横截面。


从医7年的李伟,曾经多次接到跳桥、跳江的120急救求助,他和后来负责接诊的医生一致认为,邝勇能从坠江车里逃生,“这真的是中几次百万彩票都没有的运气。”


1条微信:“爸,我回来了”


但除了邝勇,另两名落水者,乘客曾柯和事发时驾驶丰田越野车经过的卢天明至今失联。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蛙人下水搜寻。


45岁的卢天明是河源本地人,“为人善良、人缘好”几乎是所有熟人的一致评价。在河源梧峰村里稍年长村民的记忆里,1.75米个头的他水性不错,曾经游过东江。


直到事发后,村里人仍难相信。有长辈在东江边等待,称“他肯定逃了出来。这个江他可以游过去的,他人也很灵活,但我担心水流太急,往下掉的时候有石头砸到车。”


卢天明从事建筑行业方面的生意,与家人一同经营着一间餐馆,生意是村里最好的。


“他是白手起家”,卢天明一位邻居回忆,事发前一晚孩子还嚷着要去卢天明的餐馆吃糖醋咕噜肉,“当晚9点多还看到他,”她哽咽道,“他为人非常好,在村里有口碑的。”


已过而立之年的曾柯也在河源工作。当晚,与表姐一家人同住的他,准备打车返回位于江对岸的家中。事发时,回家的路程已不到三公里。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搜救进行中。


实际上,从东江大桥返回卢天明在梧峰村的家中,路程不到7公里。卢天明的女儿卢湘表示,按照夜间正常行驶,这段回家的路原本不到15分钟。她在14日晚从外地赶回,傍晚抵达河源时,还曾在微信群里@父亲,留言说“爸,我回来了。”


“回到家后,家人才敢告诉我这件事情,”卢湘痛哭,“这是一条没有回应的微信。”


78小时等待:两车打捞上岸,未见失踪者


不少河源人14日凌晨在网络上看到垮桥视频,有人自发到桥附近提醒车辆不要再上桥。


因为着急,卢天明和曾柯的40多名家属一大早赶到江边。而直到此时,双方亲属才发现,失联两人其实有亲属关系。


6月14日晚,经过一天搜寻,河源海事局在东江大桥下游一万平方米的水域内发现4个疑似点,均离桥不远。”海事局部门表示,由于水流湍急,水下环境复杂,车辆打捞需先沟通上游多个电站,对排洪排水量进行调整。


15日凌晨4点,一夜未眠的曾柯表姐来到东江边,焦急等待救援进展。两名失联者一个是她表弟,一个是表嫂家的亲人。


在等待期间,曾柯和卢天明的妻子曾并排坐在江边堤岸。亲属担心中暑,给了她们太阳伞,因为长时间未进食,有亲属递过维生素瓶,但被曾柯的妻子摇头拒绝。


随着天气放晴,东江水流速度放缓。坠江事发39小时后,6月15日17时,救援队在东江大桥下游100米、距左岸50米处发现卢天明驾驶的丰田野越车,呈90度侧翻。随后,在垮塌桥墩下游25米处,发现了曾柯乘坐的网约车。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第一辆车被打捞出水。


16日下午,第一辆车被打捞出水。17日9时,曾柯乘坐的丰田小轿车,也被打捞上岸。据河源海事局方面消息,两辆车窗玻璃均破裂,未发现失联人员。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第二辆车被打捞起来时已变形严重。


据海事部门负责人介绍,接下来,搜救工作主要任务是全力搜寻落水失联人员,已通知下游沿岸有关政府部门、航运企业和航行作业船舶注意观察水面情况,加强失联人员搜救,发现有落水人员及时上报有关部门。


47年桥龄:当地农民每天过桥卖菜,早高峰会堵车


桥跨塌后,沿江一带被封锁起来。


在等待救援期间,不少河源市民聚集江边。在当地人眼中,紫金桥承载着许多回忆。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不少河源市民在江边等待搜救结果。


竣工于1972年的紫金桥,桥面高度超过10米。市民邱先生表示,事发时是紫金桥车流量较少的时段,“到凌晨3点,不少紫金县农民会运输当日的蔬菜、水产赶往江对岸的市场,大桥就开始热闹起来。早高峰还会堵车,每天中午桥上有许多放学的学生经过。”


据河源市公路局方面介绍,该大桥为“空腹式拱桥”,今年1月刚检修过桥体结构。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桥体结构及材料原因,最近十余年来国内已经不采用该种桥型设计。该桥的设计寿命年限需要有待查询当时的设计图纸。对于本次桥面垮塌因东江上游大坝泄洪的说法,他表示有待相关部门调查评估。


河源垮桥失联者的致命归途:20秒之后,他们消失在离家几公里处

河源东江大桥今年1月刚检修过桥体结构。


经常夜间出诊的李伟第一次感到后怕。他所在医院120接诊范围在紫金桥一带的沿江区域,“几乎每天要到桥上走一到两趟,我们有一台大的救护车,以前每次经过都担心车顶的灯被桥上的限高栏杆打到。”


如果一切如常,这原本只是6月暴雨过后一个普通深夜。13日21时刚过,卢天明在家庭微信群里发过消息,4个小时后,他送一名同学去河源车站,随后驾车返回。几乎同时,载着曾柯的灰色丰田小轿车上了桥,家里年幼的孩子在等待着他。


这是一段宽8米的桥面,上桥的路段树木葱郁,一拐弯,东江水在桥下翻滚而过。


(应受访者要求,邝勇、卢天明、曾柯和李伟均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摄影:南都记者 陈冲 实习生 徐杰



全部评论(0)
  • “扫完哈啰单车的二维码之后,收到的验证码短信里有一个网址链接,我点开后发现,里面都是些贷款、抽奖之类的。还好没发生财产损失,但也担心自己的信..

    发布日期:2019-07-23 06:21      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9-07-23 06:12      第一财经
  • 下午时分,云南省昆明市一家银行里,六七个警察围着30多岁的张女士不停劝说,旁边还站着几名银行工作人员。他们并不知道,张女士已经“中毒”太深——..

    发布日期:2019-07-23 06:01      经济参考报
  • 以“砍头息”牟利,以网络“软暴力”催收,江苏省泰州市公安局近日破获一起新型网络“套路贷”,一条以集资、放贷、催收三个环节构成的“黑色产业链”..

    发布日期:2019-07-23 05:59      经济参考报
发布日期:2019-07-23 05:37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2019-07-23 05:18      央视新闻
  • 河南省煤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义马气化厂,是亚洲最大的煤制气生产企业、河南省“2019年首批安全生产风险隐患双重预防体系建设省级标杆企业”,尽管..

    发布日期:2019-07-22 06:39      每日经济新闻
  • 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消息,截至7月20日17时,河南省三门峡市义马气化厂的爆炸有15人丧生。目前,事故原因调查工作已全面启动,善后处置工作正有序..

    发布日期:2019-07-22 06:35      北京青年报
  • 亿欧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而10%赚钱的企业基本是技术提供商。从谈概念、讲技术,到拼场景、抢落地,建立在大数据..

    发布日期:2019-07-22 06:05      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日期:2019-07-22 05:48      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