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最早的打黑警察徐强 终结横霸一方的“黑老大”神话
2019-06-12 07:39:55 来源:都市快报
字体: 【 】 视觉保护色:


都市快报 首席记者 杨丽 记者 程潇龙

人生中的选择,仿佛冥冥中自有安排。


比如徐强,如果不是在18岁那年碰巧看了一部《英雄无悔》的电视剧,或许会依循家人的期望成为教师。


在青葱岁月,英雄主义+正义,是燃料,点燃徐强的心,他报考了浙江公安专科学校(现浙江警察学院前身)。


若干年后,他主攻“打黑”,又与《英雄无悔》里的情节不谋而合。


他成了浙江最早一批专业打黑的警察之一,至今一路奋战在与对手较量的战场上。


这场较量,是长期的。


砍刀在他胸口留下一块刀疤


电影《黑社会》中,任达华说: “现在谈的都是生意,不动脑子的古惑仔,永远都是古惑仔”。


这也是如今涉黑案的特点。


但十多年前,那些涉黑涉恶,更多的是明目张胆的“打打杀杀”。


徐强办的第一起涉恶案件,是2006年11月一天夜里,老家县城有人被一伙蒙面人砍了50多刀。


徐强被抽调到专案组,经过调查最终摸清了真相:事情追溯到两帮开赌场的人争夺地盘,一方被另一方砍伤后,砍人者被判入狱,被砍的咽不下这口气,等砍人者出狱时,叫了人报复,结果雇来的人因为晚上光线暗,跟错了对象……


这起案件,让徐强职业生涯开始转型:他从此和“打黑”挂上了钩。


一天夜里,一家KTV里打架,徐强他们赶到,抓到人,准备带走时,一辆出租车上跳下来五六个人,手持砍刀。


“我们是警察!”徐强亮明证件,几个人分头逃走。


夜色中的巷子幽深,没有路灯,伸手不见五指,徐强往巷子里抄小路追了过去,他听到前方拐角有脚步声。


“你过来,我就砍死你!”黑暗中,刀锋在月光下闪着寒光。


搏斗中,刀迎面而来,徐强顺势在地上滚了下,感到左胸口被什么猛击一下。


对方拔腿就跑,跑进一家宾馆,徐强追到时,对方正准备进电梯。砍刀还在他的手上,电梯门正缓缓合上……徐强扯开门,徒手夺刀。


夺下的砍刀70厘米长,10厘米宽,刀口锋利,上面沾着血。


那会儿,徐强是县城警方大练兵时的“教头”,擒拿格斗、体能训练,样样带头,对于一个训练有术的“教头”来说,这易如反掌。


其他队员这时也赶到了,徐强才发现胸口被划出一个大口子,身上两件毛衣都豁开了,血正往外冒。


那次意外,给徐强左胸口留下了标记,在很多年以后,当女儿依偎在徐强怀里,指着疤痕问,他会漫不经心地说起那段往事,而一直嗔怪爸爸不陪她的女儿会扬起小脸看着他,眼神里充满崇拜。


建筑公司老板为抢生意故意杀人


如今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对“打黑”民警来说,较量也开始向网络深入。


蔓延最快的就是“套路贷”犯罪,一桩套路贷案件中,因为网络,受害者众多,有人被逼得背井离乡,家破人亡。


而这对打黑民警来说,不是最难的。最胶着的较量是查找出黑恶势力幕后真正的老大。去年12月12日,浙江省高院作出二审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判处被告人徐某死刑。这也是浙江近年来第一起因涉黑判死刑的案例。


曾一度在宁波北仑横霸一方的徐某“神话”终结,终结者之一就是徐强。


2014年10月,徐强接到线索后开始调查,他发现了“蹊跷”,2005年和2010年,北仑曾先后发生两起故意伤害致死案,这两起案件凶手都已被判刑,表面上,与徐某并没关联,但随着调查深入,他发现两起案子发生时,徐某都没有“不在场证明”。


“证据是案件的生命线”,这是徐强多年办案的体会。


被抽调到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扫黑办后,他希望有一个涉黑案件证据的取证规范和实际可用的操作守则,他用业余时间琢磨出了一套办法:《证据册》。


针对每一起涉黑案件,他都要制作详细的《证据册》,以检察诉讼的标准收集组织证据体系,从律师辩护的角度查找证据体系的不足,避免出现证据瑕疵。


“证据册”在徐某的案子里就用上了,徐强判断,徐某与这两起故意杀人案有关,随后,警方成立了专案组,揭开徐某的“老底”:徐某是“三进宫”,出来后在北仑开酒吧开赌场等,招募了一大批“打手”保安,渐渐形成层级分明、结构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2015年被抓时,他明面上是一家建筑公司老板,做土方生意,但为了抢夺生意,打人、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故意杀人……


“黑老大”手下一出狱就买了百万豪车


去年年初,全国掀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序幕,徐强作为扫黑办具体负责人,肩膀上的压力自然不轻,每天加班到凌晨是家常便饭。


一天,他注意到一条信息并不十分清晰的线索。


当时,他也想不到这竟会牵出去年浙江警方第一个打掉的“涉黑”组织:以虞某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徐强发现,2012年发生在萧山的一起故意伤害案里,两方因为土方工程起了争执,一方被砍伤,另一方则涉及虞某某的公司,虞某某曾经的一个手下因此入狱。


任何犯罪,都会在时空中留下蛛丝马迹。徐强发现:虞某某曾经的手下出狱后,花了一百多万买了辆豪车,当地大多土方工程都是虞某某承接的,他还发现了虞某某串通投标、开设赌场等线索。


有问题!


他把研判分析的情况向总队长汇报,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成立专案组。


从已结案的案子里,寻找蛛丝马迹,费心力,也是体力活。几天熬夜后,徐强有天走在单位楼梯上,突然腿一软,摔倒了。


徐强去医院诊断发现他的左膝半月板撕裂,髁骨软骨剥脱,碎骨掉下卡在关节里。


医生让他马上动手术,做完手术,躺了没几天,他又拄着拐杖上班了。


打黑民警收到恐吓信是常有的事


因为办理涉黑案件,警方采取异地调查模式,为了办案,常年在外对徐强来说是家常便饭,而涉黑案因为跨度长,案件多,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调查清晰的,近五年来,他平均每年出差200天以上,其中2016年多达300天。


打黑之路,并不总是血气方刚、热血沸腾,更多时候,要面对仿佛黑暗中蔓延开来的压力,打黑民警累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


长期在外,漫长的审讯,有时让徐强有种虚脱感,每当这个时候,他会在深夜加完班后,去暴走,直到身上出汗,才缓过劲来。


事实上,徐强的对手们,也开始“转型”,躲在更隐秘的暗处,成了狡猾的“大鱼”。


而那些 “大鱼”都不是那么好抓的,他们有着丰富的人脉、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


徐强在办一起公安部督办专案时,有人不停写匿名信“举报”他和专案组成员,甚至徐强的父母单位领导也收到了。


“在侦办一起涉黑案时,一位办案民警的家里被人泼粪,还有的警察家里,半夜有人用石头砸窗户”,民警收到恐吓信也是常有的。


也许受母亲影响,从警以来,徐强也是个常年不休的“劳模”,唯独有一次,他请了年休假。


2017年,父亲病情恶化,回到老家,他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坐大巴车赶到时,已经是晚上了,第二天清晨5点,徐强父亲去世,“我见了他最后一面”,徐强有点说不下去,“要是我第二天动身,就……”


去年6月,妻子怀着二胎,已经7个月了,妻子骑电瓶车去接女儿,路上发生车祸,连车带人摔倒在地,徐强接到电话时,他正在外地办案,妻子一直在电话里哭。


他跟领导请假心急火燎地往杭州赶,到了医院,医生说情况不太好,好在最后经过努力,胎儿稳定了,徐强想好好照顾妻子两天,妻子让他赶紧回专案组,她明白这个耿直丈夫的心思全在案子那……


“打黑民警都不容易,因为心怀正义,让他们坚持走下来”。去年9月,省公安厅出台了扫黑除恶民警权益保护机制,也是徐强起草的。


人物名片


徐强


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科长,公安厅扫黑办负责人。


曾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10多次受到嘉奖。2008年带领的仙居县公安局打黑队被浙江省公安厅评为全省优秀公安基层单位,先后获得“浙江省标杆派出所民警”、“台州市模范人民警察”、“台州市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称号。



全部评论(0)
  • 6月16日,地王大厦观光层因为一群孩子变得十分热闹。他们的父亲都有一个共同身份——美团外卖员。这个父亲节,深圳地王大厦和美团外卖共同组织了一场..

    发布日期:2019-06-16 18:19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 曾经千里寻找亲生女儿的服刑人员王兵,终于要在父亲节前夕,亲眼见到女儿。这是女儿出生8年以来,他们第一次见到彼此。这是上海市宝山监狱准备的一个..

    发布日期:2019-06-16 18:12      界面新闻
  • 发现镜头对着他的脚丫,他赶紧捂着脸,请求:“能不能不把脸拍进去,别让我妈知道是我的脚。” 这个兵出生于2000年2月,2018年9月入伍。他这双发..

    发布日期:2019-06-16 17:26      新华网
  • 龙虎网讯(通讯员鼓公宣 赵柏恋茹记者 田宇宙)又到父亲节,谈起父爱,更多的是“内敛”“隐忍”,或者是“愧疚”。而警察父子或父女之间的..

    发布日期:2019-06-16 17:15      龙虎网
  • “在亲朋好友看来,这是一场冒险。”2017年年底,温岭女孩陈都回国创办了立拓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立拓”),将工作重心从已经经营得有声有色的洗护品..

    发布日期:2019-06-16 16:22      浙江新闻
发布日期:2019-06-16 14:44      宁波晚报
  • 她亲身经历和参与80年代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变革,直面过《大明宫词》《红楼梦》等一部部作品呈现的困难、巨大的争议。多年身处以男性为主导的影视圈..

    发布日期:2019-06-16 06:35      十点人物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