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创始人减持“不走寻常路”温州首富或搭上灯具大王
2019-06-11 07:33:12
来源:大摩财经
字体: 【 】 视觉保护色:

森马创始人减持“不走寻常路”温州首富或搭上灯具大王


业绩一片大好的快消服饰品牌森马服饰(002563.SZ)的实控人在其股价低位时频频减持股份,其中备受关注的一笔减持为,实控人之一的邱艳芳将其所持5%的森马服饰股份转让至欧普照明(603515.SH)实控人王耀海。


6月1日,森马服饰发布公告称,股东邱艳芳拟将其所持5%的森马服饰股份以每股9.69 元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上市公司欧普照明董事长王耀海,转让款总计13.08亿元。若成功转让,邱艳芳所持森马服饰股份将降低至6.25%。


资料显示,邱艳芳是森马服饰董事长邱光和的女儿,同时也是上市公司实控人之一。而受让方王耀海则与其妻子马秀慧共同为上市公司欧普照明实控人,截至2019年一季度,夫妻二人通过中山欧普投资及个人直接持股,合计持有欧普照明82.79%的股权。


欧普照明是一家照明企业,主要从事照明光源、灯具、控制类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值得注意的是,王耀海一边斥资购买森马服饰的股权,另一边却于6月6日,将旗下中山欧普投资持有的370万股欧普照明股权进行质押。


实控人家族低位减持


除了邱艳芳减持森马股份外,邱艳芳的丈夫、森马服饰另一实控人兼副董事的周平凡则从二级市场频频减持森马服饰股份。


根据森马服饰公告,邱艳芳、周平凡夫妇二人于2018年10月30日启动减持计划,根据减持计划,周平凡将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2%的股份,邱艳芳将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5%的股份。目前周平凡已减持约2%的股份,减持后,周平凡持有森马服饰9.26%的股份。


对于减持原因,森马服饰公告称,一方面是鉴于邱艳芳的个人资金需求,另一方面是由于森马服饰实控人持股比例较高,股票流动性较差,为提升流动性,完善股东结构而减持股份。


不过,上述减持理由备受市场质疑。去年森马发布减持公告时,森马股价当日下跌至8元左右。值得注意的是,森马服饰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股价低迷,从去年7月的14元左右,目前已跌至10元左右。


森马服饰业绩却表现不俗。根据其2018年财报,去年森马实现营收157.19亿元,同比增30.71%,净利16.94亿元,同比增48.83%;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收41.18亿元,同比增63.90%,净利润3.47亿元,同比增长11.06%。


截至目前,周平凡合计减持5398.98万股森马服饰股份,交易均价9.4元左右,若邱艳芳所持5%股份成功转让,夫妇二人将合计套现超18亿元。


从股权结构看,森马服饰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其实控人为邱光和、邱坚强、邱艳芳、周平凡、戴智约;其中邱坚强、邱艳芳为邱光和的儿子和女儿,周平凡和戴智约则分别为邱艳芳、邱坚强的配偶。


截至2019年一季度,邱光和持有森马服饰16.9%的股权,邱坚强持股13.34%,森马集团持股12.34%,邱艳芳持股11.26%,周平凡持股9.26%,戴智约持股9.18%;其中森马集团由邱光和(持股40%)、邱坚强(持股15%)、邱艳芳(持股15%)、周平凡(持股15%)、戴智约(持股15%)共同控股。


此外,邱光和妻子郑秋兰和其兄弟邱光平还分别持有森马服饰4.44%和2.35%的股权。邱光和家族总计持有森马服饰共79.18%的股权。若王耀海成功入股森马服饰,意味着森马持股5%以上的股东将增加除其家族以外的人。


温州首富


除了家族高度控股外,森马服饰的“虚拟经营”更有特色。资料显示,森马服饰的运营模式为轻资产虚拟经营,即没有服装生产工厂,将服装生产外包,而专注产品设计、品牌传播、供应链管理及渠道拓展,让森马的“长板做长,短板外包”。


目前森马主要有系列成人休闲服饰“森马”和儿童服饰“巴拉巴拉”两大自主品牌。森马由邱光和创办于1996年,2011年森马服饰在深交所上市,凭借森马服饰,温州商人邱光和以36亿美元(人民币约250亿)身家排名2019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597位,成为温州首富。


不过,在创办森马服饰之前,擅长创业的温州商人邱光和早已在商海浮沉多年。彼时初中辍学的邱光和在军队退伍后,先在乡镇企业瓯海娄桥农机厂工作,曾任厂长、党委书记;之后随着上世纪80年代民营经济发展,31岁的邱光和创办了其第一家个人独资公司瓯海家用电器公司,然而第一次创业最终因一场台风结束。


1996年,45岁的邱光和再次创业,此次邱光和想学习佐丹奴成立一家服装企业,于是便成立了森马服饰。值得注意的是,在森马服饰成立的前一年,30岁的周成建的美特斯邦威服饰先在温州成立。


与裁缝出生的周成建不同,服装行业门外汉的邱光和在森马服饰成立之初,对标美邦模式快速发展。作为两家几乎同时成立的温州本土服装企业,早期的美邦一直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 2008年,美邦服饰(002269.SZ)上市,周成建成为服装行业的首富。不过,之后的美邦却与森马走上截然不同的发展境地。


这缘于森马与美邦彼时发展策略的不同。2002年,森马布局童装市场,并创立了童装品牌巴拉巴拉,美邦则选择了职业装品牌,并于2008年推出了旗下ME&CITY品牌。


然而,随着ZARA、H&M、优衣库等国际快时尚品牌进驻中国,美邦逐渐没落;此外,2016年周成建卷入“失联”风波,使得美邦发展雪上加霜。2015年至2017年,美邦陷入归母净利润连亏三年的泥潭,直到2018年以76亿的营收,1268万的归母净利扭亏为盈。


另一方面,森马仅在2012年因国际快消品牌的冲击及本身高库存问题,营收和净利双双下降。为了赢回市场,森马曾计划斥资22.6亿元收购拥有高端男装休闲品牌“GXG”的宁波中哲慕尚71%的股权,但该交易最终因估值过高而终止。


阵痛过后,儿童服饰品牌逆袭成为拯救森马的关键。森马财报显示,儿童服饰自森马上市以来,营收逐年增长,其营收占比从2011年的26%增长至2016年47%,2017年营收甚至超越休闲服饰品牌,到2018年其营收占比已达56%。


因此,森马开始在儿童服装上加码布局,并在2018年10月全资收购了欧洲童装龙头企业Kidiliz的全部股权。


2018年年报中,森马已将Kidiliz并表核算,使得2018年森马的儿童服饰品牌营收大增56%达88亿元,休闲服饰的营收则增长43%至67.9亿元,2018年森马总营收增长30.7%至157.2亿元。


截至目前,森马以近三年超百亿的营收已超越美邦成为温州本土休闲服装品牌的龙头企业。



全部评论(0)
  • “ 上午刚到公司就被约谈走离职程序,中午整条簋街都被被裁的员工占领了,大家齐刷刷地去吃散伙饭。”李维描述,裁员之前,松鼠拼拼员工总量一度..

    发布日期:2019-08-25 17:56      投中网
  • 8月23日,不甘寂寞的董明珠又一次向汽车领域出手了。当日格力电器(000651)宣布与威马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能制造、车家智能互联等智能..

    发布日期:2019-08-25 17:23      e公司官微
  • 四川位于我国大陆西部的青藏高原东南缘,地处中国大陆地势三大阶梯中的第一级和第二级即青藏高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带,地貌东西差异大,地形复杂..

    发布日期:2019-08-25 12:04      四川省地震局
  • 在拆除商贸市场的同时,乔家大院景区内,一个号称占地一千余亩地的商业街项目,作为当地头号工程正在收尾。散落在商业街的装修师傅们,正在做铺设线路..

    发布日期:2019-08-25 11:55      南方周末
  • 据统计,2018年全国结婚率仅有7.2‰,创近十年新低,越来越多的女性表示不愿意为了爱情或家庭放弃职场或事业,这个比率甚至高于男性。..

    发布日期:2019-08-25 11:44      南方周末
  • 臭气熏天、野草丛生,20多栋被拆除的建筑堆积着大量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这是2019年8月19日,中国房地产报(微信ID:china-crb)记者在深圳木头龙小区..

    发布日期:2019-08-25 11:38      中国房地产报
  •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限制14岁以下未成年当网络主播。专家表示应立法明确禁止未成年人注册网..

    发布日期:2019-08-25 11:28      新京报
  • 8月24日,青岛市黄岛区市场监管局就案件调查进展发布通报称,涉事企业青岛金大洋乳业有限公司已缴纳第一期罚没款。根据天眼查披露的行政处罚信息,金..

    发布日期:2019-08-25 11:21      新京报
  • 8月21日,中国电信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为降低投资成本,中国电信在今年6月针对一小部分光模块产品,尝试了新的采购模式,即在集团层面直接面向..

    发布日期:2019-08-25 09:04      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