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盗墓“产业”揭秘
2019-05-22 06:36:47
字体: 【 】 视觉保护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级顾问霍顿指出,全球地上和地下的文物交易额仅次于毒品和武器交易。在中国、印度、埃及三个文物输出大国中,中国几乎拥有盗墓者在全球古墓中需要的所有东西。确切统计表明,在全球47个国家的218个博物馆中,中国文物就有163万件,而这个数字仅仅是全世界所有私人收藏量的十分之一。在中国的所有流失文物中,盗墓的获得比例极大。

盗墓产业链

盗墓这个行当,发展到今天这种大工业般产业化的规模,文化却如当年威虎山上的土匪,仍流行着道儿上的语言和称谓。“掌眼”、“支锅”、“腿子”、“下苦”这些古怪的名词,是一个盗墓基础产业链条中的人员称谓和基本建制。一次盗墓活动的全班人马统称为“一锅儿”,锅子里级别最高的是“掌眼”,又被称为大哥。大哥是这“锅”人马的灵魂,不仅具有找寻古墓的本领,也有着鉴别文物的能力。他们既可以是提供古墓线索的合作者,也可以是提出买断该“坑”出土文物的初级收购商,还可能同时兼任“支锅”。“支锅”是每一次盗掘活动的老板,也被圈儿里称做小老板。盗墓前期投入的资金、设备,以及后期工人的工资都由他来筹措。他们的投入是有风险的,挖出的文物如果没有被掌眼或投资人买断,只有全部自行处理。

汉王侯级墓葬盗墓现场演绎图

“下苦”(干活的)是产业链中最底层的,收入也最为低廉。“腿子”是盗墓活动中的技术工人,成熟与经验使他们大多成为老板的亲信。老板不在现场时,“腿子”有着绝对的权威。“腿子”与“下苦”们通常是清一色的农民,信息、知识和社会关系的不对等,使他们很难逾越这条看不见底的沟壑。盗墓的活儿很苦也很危险。炸出的竖井里充满硝烟,性急的人会当天下去, 结果是没有一个能活着上来,即使戴上防毒面具也不行。所以,爆炸之后必须做好伪装。第二天再去现场时要带上绳子和头灯,十几米深的竖井,黑洞洞的只能容一个人上下。在竖井中央开凿斜井时,起初人就像坠在悬崖上的石子,没处抓没处拽的。打进斜井后,人又变成打洞的老鼠,上下伸展不开。大多数墓坑里会弥漫着“臭”(腐)气,让人头晕目眩。

清东陵

盗墓一般选在秋冬两季的农闲时节,一是这时候地里人少,“干活”(盗墓)不容易被发现;二是天寒地冻地气小,爆炸后人在井下不易出危险。通常,盗一个墓需要两到三个民工和一至两个技工,时间是三到五天。炸和挖最少需要两天,而“取货”就在一夜之间。先进的定位仪器和爆炸手段提供了快捷的方法,却无法完全取代人力,所以“腿子”和“下苦”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失业。

洛阳铲

“支锅”的活儿得有章法。没有锅,你就是有粮也吃不到嘴里,所以支锅人首先得有钱。找线索是支锅人的首要任务,有了确切目标后要请“掌眼”帮助验收,然后马不停蹄地选好技工和民工。选中的人既要安全可靠,又要干活稳妥,还得懂得道儿上的规矩。所以,只能去道儿上找。价钱也至关重要,大墓有大墓的价钱,小墓有小墓的行市,清代墓与汉代墓肯定不同。还有“生坑”(没被盗过的墓)、“熟坑”(曾经被盗过的墓),吃水(出水)、不吃水等等差异。采买器材和炸药也是支锅职责,炸药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违禁品,所以还得去道儿上求。一单活干完,无论这一“坑”出货(文物)还是没出货,价值高与低,“支锅”都得向合作者支付事先谈好的价钱。如果谁违反了游戏规则,报复性的举报就会把蓄谋已久的交易变成一次毁灭性的警察抓小偷游戏。

韩城墓地车马坑

每年秋冬两季,数以万计的农民离开家乡,加入到中国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盗墓大军中。这支迁延了960万平方公里的队伍里,有自发盗掘的农民、由老板控制的施工队性质的松散群体、专业盗墓人、拥有资金的盗墓组织者,“十万之众”的说法绝不是空穴来风。但是,收入却远远无法达到地下出土文物最终交易额的百分之一。在盗与贩之间横着一条常人难以逾越的鸿沟,这就是产业链上责任分工的原则,同时也是利益分配的原则。

潘家园古玩市场

在贩卖文物的环节中,中间商是最小的老板,而在连接盗墓的环节上,他们又是最大的老板。奥妙就在这小与大之间。(为了保证货源)一般的文物贩子(中间商)手里都控制着几个“施工队”(以“腿子”为首的盗墓群体),他们有的长期包养“掌眼”为自己寻找古墓;有的与一些专业盗墓的“支锅”小老板们保持着稳固的合作关系。一个被包养的“掌眼”月薪可以达到万元以上,而有经验的“腿子”发现一个墓坑也就只能得到几百元或千元。不管这些人的钱是多是少,这笔钱都出自中间商老板的腰包。在这种运作模式里,文物贩子实际上就是暗地里出钱给盗墓者“支锅”的老板。

晋侯墓地出土玉人

北京的潘家园和西安的八仙庵是全国两个著名的古玩市场,但完成的却是两个不同阶段的使命。八仙庵主营地下出土文物初次上市的交易,潘家园则侧重三、四级市场的倒手交易。一手地下文物,无论在谁手上都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它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暴露刚刚完成的盗掘。所以,文物到手后,“支锅”老板最关心的就是尽快找到安全稳妥、又出手大方的买家,这样才能保证一干人马的安全。

商代重器子龙鼎

走私出境是他们惯常的做法,其好处一是隐秘,二是快捷。快到何种程度?据说盗出的文物一小时就能出手;三天的时间可以通过两次倒手文物出境;如果是一条龙不倒手的话,两天到达境外。一旦文物出关,盗墓者就可以永远逍遥法外。

福建东海碗礁海域出土的青花瓷

文物出境路线一条通过广州、深圳海关;另一条是先将出土文物汇集到河南、陕西、甘肃的几个内陆文物集散地,之后取道香港、台湾再次集散,运往世界各地。出关的办法很多,有个人夹带、快件邮运、集装箱夹藏,大批量多品种走私时,还贴上“出口艺术品”、“展览品”的标签掩人耳目。

夜晚楼兰文物保护站

在盗墓产业链上,风险最大的是基层盗墓群体,其次是最接近盗墓者的初级市场老板,因为他们离犯罪现场和犯罪证据最为接近。无论是在盗掘还是运输途中案件被侦破,公安人员顺藤摸瓜时,证据链条上最先锁住的就是这部分人群。因此,只有通过频繁的倒手,才能抹去地下文物身上所携带的犯罪印记。老板们的分工也十分明确,二手市场的老板消息最灵通,他们看家的本事就是眼快、腿快、耳朵灵,所以往往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盗墓的信息。拥有资金和关系也是他们的优势。但是,由于背负的风险较大,这一群体的组织结构基本处于松散状态。

海警抓捕水下盗捞者

三、四级市场老板大多聚集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大城市,他们不是有着文物报关的本领,就是有着更深的背景和能力。文物倒手到这个阶段,身上携带的盗掘证据链已经断裂,即使留有一点蛛丝马迹也无碍大局。所以,老板们基本上已是安全无忧。造假便成为这一级老板闲暇时的神来之笔。再经过一两轮的倒手后,“洗白”的文物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见到幕后的大老板了。走到这一级的文物基本不再携带风险,拥有它的大老板可以风光地拥有支配权。一切似乎都渐入佳境,只是文物在这里仅仅成为文物,它所携带的学术意义也随着离开原址而一并消失。



全部评论(0)
  • 闫利明小的时候,父亲因为不媚于人情世故,不懂得妥协,几次被捕入狱,他遭受了一个极为痛苦的童年,整个家族企业,也是在夹缝中,才找到一条生路。..

    发布日期:2019-09-15 06:02      正和岛
  • 1949-2019。两个时间坐标勾画的界限,于历史长河而言,不过是转眼即过的一瞬,于中华民族而言,却是翻天覆地的巨变。..

    发布日期:2019-09-14 19:07      半月谈
  • 农历八月十五是中秋节,又称“八月节”,与被称为“五月节”的端午、正月初一的元旦并称为一年中的三大节。..

    发布日期:2019-09-13 11:02      AI融媒社
发布日期:2019-09-10 07:43      吴晓波频道
  • 根据半年报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中,碧桂园实现总营收为人民币2020.1亿,同比增长53.2%;毛利润为548.6亿元;同比增56.9%;净利润为230.6亿元,同比增..

    发布日期:2019-09-02 06:54      创业最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