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制造业“浓度高”的地方投资 ——访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
2019-05-13 06:40:11 来源:南风窗NFC
字体: 【 】 视觉保护色:

在中国制造业转型过程中,工业互联网正是那个从0到1的环节,补上这一课需要投资人与产业界的合力。

在制造业“浓度高”的地方投资  ——访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


银杏谷资本是由浙江省五家产业集团作为GP跨界设立的拥抱新经济的投资平台,成立以来,致力于将传统产业的资本引入新经济领域,实现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新经济业态的突破发展。

银杏谷也是中国工业互联网领域主要的投资者之一。2013年,银杏谷与阿里云合作,触发了云栖小镇的落地。随后,为了系统性地增加制造业场景,其投资的雪浪小镇又成为新的生态出发点。

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日前接受《南风窗》专访,他强调,跑在云端的制造业,将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新的增长点。

在制造业“浓度高”的地方投资  ——访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

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

为何“赌对了”阿里云

南风窗:当下工业互联网热度很高,去年雪浪大会带来的热度一直在发酵。为何选择这个领域作为主攻方向之一,只是因为热门吗?

陈向明:我们公司最早是由浙江省五个产业集团发起,本身就是一个制造业的典型代表,或者是说前一波制造业的胜出者。我们了解到制造业有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不是一家企业可以解决的,因此抱团在一起,用投资公司的方式去触摸一些新技术。

而且我们找到了一个方向,打了一个赌。六年前,我们把所有的业务跟阿里云捆绑在一起,其实是一次赌博,但事后证明是赌对了。经过这几年的积累,我们实际已经处在制造业跟云计算两者交汇的前沿。

中国的经济走到今天,原来1到10的模式走到尽头了,但0到1的模式没人做。很多产业人没看明白。他们之所以没看明白,有一类是前一波赚了很多钱的人,他有思维定式,看不到市场的变化;还有一类是在原有模式里失败的人,他似乎看到这种变化,但是又没这个能力去做新的模式。所以,从0到1的这种过程,在中国是缺失的。也就是说,资源与时代的使命,在时间上是错配的。

如果有一批人看得明白的人,他们就应该扮演这种角色,去找到资本、资源配置的最佳组合。

南风窗:中国制造业的痛点到底在什么地方,什么样的创新可以解决?

陈向明:制造业碰到问题都是很琐碎的,每个垂直领域都有不同。之前的技术公司,都是卖一个产品给传统企业,你买单就行,但是这个产品没法跟制造业的每一个细节相关联。他们的解决方案都是碎片化的。

现在是需要这些技术公司、技术人员和制造业踏踏实实站在一起,在工厂里沉淀一段时间,找到这个企业最真实的需求,然后提出一个个性化、系统化的解决方案。这样的产品和服务才是一家制造业企业最想要的。

在制造业“浓度高”的地方投资  ——访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


南风窗:你刚刚讲到选择了阿里云是“赌对了”,为什么这么说?

陈向明:我们最早跟阿里云站在一起的时候是六年前。那时候没有人说阿里云成功,连阿里集团内部都有人说,要把阿里云事业部砍掉,说这个事业部没有价值。没有人觉得云是未来。但是,那个时间点我们就选择跟它站在一起,所以我说赌对了。

很多投资公司的投资领域都是分散的,布局医疗、科技、农业、文化等等领域,会把所有目前的热点都覆盖上。但每个领域都不专业、都没有竞争力,它变成了一种资产配置,这种是被动型投资。银杏谷就是只做一个领域,做一个主动性的投资。当然也是有风险的,但是我们也确信我们的做法和新经济的模式是匹配的,符合趋势的,愿意去赌。

在制造业“浓度高”的地方投资  ——访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

投资是正确的“加杠杆”

南风窗:那么,银杏谷投资雪浪数制的逻辑是什么?

陈向明:我一直想在杭州找到相关的企业,但杭州的方向是城市大脑。而无锡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天时地利人和,制造业发达,转型意愿也很强烈。

无锡的GDP,制造业贡献了60%,这个让我吓了一跳,证明这里的制造业转型是有大市场的。浓度足够才会结晶,无锡的氛围够、浓度高。但要想结晶,必须有一个催化剂,有一个外来的数据科技的力量,去促使这片土地发生化学变化。所以,一定得去投一个像数梦工场激发杭州城市大脑一样的公司,无锡一定要有,于是我们就投了雪浪数制。

南风窗:不过,雪浪数制目前给你的回报,比起你对它的支持和投入,还并不算高。

陈向明:如果纯粹站在一个投资公司CEO的角度上来讲,他只看这个项目在投资期内的回报。但我是把它作为一个从0到1的新模式去看待的。

现在都讲去杠杆,其实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说去杠杆,而是怎么科学地加杠杆的问题。要把房地产、煤炭之类的产业去杠杆、去产能,但政府和银行更大的焦虑是,找不到加杠杆的新标的。

不久前,我跟一家银行的人沟通。他们很苦恼,我要去杠杆,把地产、钢铁、煤矿的钱抽出来,但这么大的资金量总要贷出去,银行的生意不能不做了,那么杠杆重新加到什么上面去呢?没东西可加。

因此,我们如果找到一些行业好的标的,打造好一个样板,它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那么就很简单了。剩下就是从1到10,政府和金融机构的支持和资金都会进来,行业就会迅速爆发。我们扮演的是开拓者的角色,是找到0到1那个环节的人。

在制造业“浓度高”的地方投资  ——访银杏谷资本总裁陈向明

创新始于制造业的场景

南风窗:从云栖小镇到雪浪小镇,你形容为“从云到端”。我们该怎么理解这句话?

陈向明:云栖小镇里面没有大规模的制造企业,它是各种新经济的集合,线上的东西。包括阿里云生态都是围绕软件的,做硬件也不擅长,所以云栖小镇是代表的云的力量,数据的力量。端,像我们说的物联网,IoT这些。它们跟云结合在一起才能改变制造业。

我想引入熵的概念来说明这个事情。熵,是来自于物理学热力学第二定律的一个词。熵代表了一个系统的混乱程度。或者说系统越无序,熵值就越大;系统越有序,熵值就越小。

熵是越小越好的。把熵值降下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把高阶段的“熵”向别人转移;一种是引入新的变量,降低熵值,这个时候大家都维持在低熵状态。我觉得把云引入端,就是后一种做法,互联网和产业界,大家一起寻找新的助力,彼此共赢,让整个业态的能量平衡。

新的东西是什么?是数据的力量,你引入这个东西,制造业群体也不会产生阻力来排斥你,因为这个东西对他是有价值的。

南风窗:银杏谷是如何在长三角配置投资的?云栖在浙江,雪浪在江苏,你是有意识地去构建一个长三角的版块吗?

陈向明:其实没有特别有意识地去做。我们也投了北京跟上海。但时间是稀缺的,长三角我觉得相对会聚焦一点,时间成本是最高的。

而且,我也很看好长三角一体化,因为它的市场化程度非常高。以无锡为例,这里的工业制造都蛮强的,科技加数据,完全可以创造神奇。接下来,我们设想把新投的公司放在无锡,放在经开区。这种区域上的配置,其实也是一种投资经验的复制,逻辑很简单,用一个团队去匹配一个场景,而这个场景又是这个区域急于解决的问题。

国内一些开发区、新区的招商引资的办法是很刻板的,要大公司的子公司,面子好看,实际没有什么意义。这些子公司,也不吸收这个区域的养分,也不贡献税收。我相信比如雪浪数制这样的公司,就是要在无锡的制造业浓度的氛围下,跟区域一起成长。所以,不用去强调情怀或使命,只要能赚到钱,人和资本都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力。靠市场来解决区域整合的问题,这才是推动长三角一体化的最好手段。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荣智慧

排版 | 执信



全部评论(0)
发布日期:2019-08-14 06:13      齐鲁网
  • 刘凯出生于1983年7月,河南濮阳人,本硕博均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他于2005年5月至2006年5月任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2005年7月至2010年8月任全国学联..

    发布日期:2019-08-12 13:58      长安街知事
  • 一个身家近30亿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为给自己买家具,竟然联手公司监事、财务总监套取公司数千万资金,遭到证监局警示。这个董事长,就是医药界女强人窦..

    发布日期:2019-08-11 21:37      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 8月2日,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风湿血液科主治医师、科副主任周南医生因意外不幸离世,其母校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师生、医学界及社会各界人士在纷纷转发周南..

    发布日期:2019-08-11 18:59      健康时报网
  • “北京有50多家三甲医院,多一个医生少一个医生可能差别不大。”2018年《中国好医生》纪录片里,穿着白大褂和墨绿色棉马夹的周南对着镜头说,“但是如..

    发布日期:2019-08-11 18:05      新京报
  • 为了找灵感,著名音乐人张亚东曾经去北极旅行,带了乐器,在船上漂了一个礼拜。北极对他而言,就像是另一个星球的存在,有很多冰山,偶尔也有北极熊出..

    发布日期:2019-08-11 10:08      中国新闻周刊
  • ​亩产700公斤,900公斤,1200公斤……我国超级杂交稻高产攻关不断取得突破,这些由袁隆平写就的杂交水稻故事,被一笔一画镌刻在历史坐标上。..

    发布日期:2019-08-09 20:07      农民日报
  • 1963年8月初,一场持续多天的特大暴雨席卷河北省石家庄、保定、邢台等地。7日,谢臣随连队奉命到易县东高士庄抗洪抢险。一天一夜,他和战友不顾生命危..

    发布日期:2019-08-07 23:28      新华网
  • 中国研究与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这些光是读起来就振奋人心的名号都在向我们描绘着同一..

    发布日期:2019-08-07 18:30      史海观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