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货阴影下的广州化妆品行业:真货毛利只有10%,造假则可达50%
2019-05-11 20:51:36
字体: 【 】 视觉保护色: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广州、瑞丽报道

假货阴影下的广州化妆品行业:真货毛利只有10%,造假则可达5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白云区做化妆品的历史有40多年,如今,白云区的化妆品生产企业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5月4日,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广州市白云区化妆品促进会主任陈国津介绍说。

如陈国津所言,白云区,一个广州市市辖区,经过多年发展,其化妆品产业在国内的地位举足轻重。

但是,对于白云区1300多家注册在案的化妆品企业来说,头上始终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假货。

云南打假,发现假货源头在广州白云

2019年1月9日清晨,云南省瑞丽市,捷安物流中心大门前的郭逢刚一脸焦急。

郭逢刚是外贸商人,在中缅边境的瑞丽口岸做化妆品出口业务。同时,他还是广州丝露杰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丝露杰”)在云南的独家代理商,按照合同约定,凡丝露杰的产品,要在云南销售或经云南过关出口,必须经他之手。

前一天,郭逢刚一位物流行业的朋友悄悄告诉他一个消息:近万件打着“丝露杰”商标的化妆品已运抵瑞丽,目前放在捷安物流中心仓库,暂未有人接货。

在瑞丽打拼了10多年,郭逢刚处理这种事情已有足够的经验:如果这些货是真货,那是丝露杰违背合同约定私自供货给他人,他可以要求赔偿;如果这些货是假货,若放任其流入云南,甚至出口国外,则会对自己此前经营的市场产生巨大的冲击。

物流中心一开门,郭逢刚就冲进仓库。看到这些化妆品的外包装并未印有丝露杰的商标后,郭逢刚基本确定这是一批假货。

郭逢刚赶紧联系在广州的丝露杰董事长黄胜珠,双方共同向瑞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报案。很快,瑞丽方面确认,这批总计9600件的化妆品假冒丝露杰品牌,宣布对此进行扣押,郭逢刚舒了一口气。

扣押了这批市场价值达40多万元的假货后,黄胜珠没能像郭逢刚一样感到轻松。

“我私下与捷安物流公司进行过沟通,看了他们的发货单。”黄胜珠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捷安物流公司以保护客户隐私为由,拒绝透露发货人信息。发货人也没有遵循物流规定,在发货单上填写自己的联系方式。”因此,黄胜珠没能找到制假的源头。

但发货地点却不能隐藏。根据发货单上的信息,这批货物正是从广州市白云区发往瑞丽的,而丝露杰同在白云区,“很可能假货的制造地点就在我们自己工厂的旁边,这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黄胜珠说。

假货阴影下的广州化妆品行业:真货毛利只有10%,造假则可达50%

瑞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在查处假货。(《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摄)

完备的产业链反给制假提供土壤?

黄胜珠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在业内,白云区是全国的化妆品假货重要来源地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假货’分为两种情况,一种就是由地下工厂生产,所谓明目张胆的假货,而另一种情况似乎还不能完全叫造假。”对白云区化妆品行业情况很熟悉的陈国津介绍说,“如果一家企业出了爆款产品,多家企业就会一拥而上,从名字到包装到配方,几乎直接抄袭。”

黄胜珠也遇到过第二种情况,据他介绍,丝露杰两年前推出某款护发精油产品,市场反响不错,但不到一个月,市场上各个品牌都推出类似产品,“大部分连包装上的设计都没变,我们这款产品直接就做死了。”

黄胜珠承认,包括自己的企业在内,化妆品制造企业一般很难有独特的技术优势。“造假的其实都是业内人,懂技术,以前我的一个员工离职后,就因为造假被抓了。”黄胜珠说,对于自己的企业来说,仿制和造假就是最大的敌人。

如果说仿制抄袭还属于行业内的恶性竞争,假货则更让这些正规的厂家感到胆寒。“只看包装,所有细节几乎一模一样。”黄胜珠拿此前在瑞丽扣押的假货举例说,“两个包装放在面前,我自己都分不出真假。”

假货阴影下的广州化妆品行业:真货毛利只有10%,造假则可达50%

仿制丝露杰产品的假货足以以假乱真。(左为真货)(《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摄)

陈国津说,目前白云区注册在案的化妆品企业有1300多家,占了全国化妆品企业的三分之一,但对于白云区来说,这只是冰山一角。“没有注册的更多,有些还好,只是帮忙代工一些产品,有些就直接造假。”

陈国津认为,之所以白云区形成了这么大的市场规模,最大的原因是在历史积淀之下,上下游产业链非常完善。“从原材料到包材到物流,白云区整个产业链完全闭合,在这里做化妆品的成本为全国最低,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给假货制造者提供了最好的土壤,他们的利润可以得到最大化。”

黄胜珠也认为,白云区化妆品假货屡禁不绝,首先在于利益的驱使,“类似我们这样的企业,毛利只有10%左右,造假则可以达到50%。”

2018年,丝露杰总销售额超7000万元,净利润反而亏损300多万元。“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假货或仿货抢占市场,一款产品只要市场反响稍好,假货和仿制品很快就出来了;二是原材料大涨价,成本太高。”黄胜珠说。

假货阴影下的广州化妆品行业:真货毛利只有10%,造假则可达50%

丝露杰公司实验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摄)

打假难在哪里?

在瑞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扣押了假货后,黄胜珠也将情况反映到了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黄胜珠认为,捷安物流方面肯定与发货人有联系,白云区相关部门可以通过物流找到制假源头。

“我们没有对物流进行调查的权限,这需要协同办案。”对此,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化妆品科科长蒋锋回应说。

蒋锋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坦陈,白云区执法上的客观困难确实存在,这些非法工厂一般都位于居民楼或废弃厂房内,平时大门紧闭,若事先不能得知内部消息,外人根本看不出端倪。“若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算公安机关也不能私闯民宅,更何况我们这种单位。”

蒋锋也承认,白云区化妆品假货制造猖獗,已经是一个亟须解决的难题。“平时企业有所反映,外地执法机关也找上门来,说发现白云区制造的假货,请我们协助调查。”

白云区方面已经在着手解决假货问题。蒋锋透露,由区领导牵头,白云区正在制定一个多部门协同的大型打假方案,“方案正式出台后,公安、市场监管局、乡镇一级的执法人员等将会协同作战,同时有统一的指挥小组,跨部门协作不再成为问题。”

蒋锋介绍说,这个打假方案涉及8个行业,化妆品行业是其中的重点,预计将于今年5月中旬以正式文件的形式发布。

黄胜珠坦言,白云区内的化妆品企业,普遍不注重品牌,同时技术含量不高,也给造假者变相提供了便利。“现在外面提到‘白云制造’,都不算什么好词,因为假货太多。”

去年8月,白云区政府推出《白云区化妆品产业提质增效三年行动计划》,也打算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计划指出白云区化妆品行业发展无序、大而不强、高端经济要素缺乏等问题,提出坚持高端、高效发展,力争企业创新能力达到全国领先水平,以树立行业领先地位。

文字编辑:陈惟杉

新媒体编辑:王新景



全部评论(0)
  • 拥有815万常住人口的长沙,是中国便利店竞争最激烈的城市之一。活跃在长沙市场的便利店,除了新佳宜、千惠、汇米巴、芙蓉兴盛等本地企业之外,罗森、..

    发布日期:2019-08-26 10:44      第三只眼看零售
  • 说起孟醒,可能非行业人士并不熟悉,但提到“雕爷牛腩”、“河狸家”、“阿芙精油”等品牌,知道的人就比较多了。而孟醒正是这几个品牌的主要幕后推手..

    发布日期:2019-08-23 21:14      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日期:2019-08-23 20:29      中国企业家
  • 中秋临近,月饼进入销售旺季。8月23日,记者走访市场了解到,今年月饼上市周期和销售高峰期双双缩短,由以前的50-60天缩减至40天,受政策和网络销售等..

    发布日期:2019-08-23 18:38      新京报
发布日期:2019-08-23 07:30      青眼
  • 近日,猪肉价格持续看涨备受消费者关注,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截至8月21日14时,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平均价格为30.56元/公斤,一天之内又涨2.2%。立..

    发布日期:2019-08-23 07:17      新京报
  • 此时,说起杨枝甘露,人们自然会想到7分甜。在业内,大家习惯性地把两者划上等号,从2017年下半年改变定位,到2018年年后的起飞,再到今年的全面开挂..

    发布日期:2019-08-22 10:27      中国饮品快报
  • 2016年香飘飘正式进军即饮饮料后,今年半年报扭亏听上去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但在半年报发布的8月13日,公司股价却大跌7.82%。显然,香飘飘要走的路还..

    发布日期:2019-08-22 07:44      每日经济新闻
  • 小熊电器又被称为“佛山第一股”,这家成立于2006年的企业,在成立3年之后就进驻了天猫,招股书显示,小熊电器的线上销售占比高达9成。..

    发布日期:2019-08-22 07:07      21世纪经济报道
  • 8月19日晚间,全聚德发布了半年报,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7.58亿元,同比下降13.43%;净利润为3227.83万元,同比下降58.51%,惨遭腰斩。8月20日,全聚德..

    发布日期:2019-08-22 06:57      中国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