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与小叔子畸恋多年,为长相厮守,竟密谋杀害亲夫
2019-12-03 10:19:58
来源:红星新闻 记者:陈寿凯 江龙 摄影报道
字体: 【 】 视觉保护色:

今年10月,海草洼村石榴丰收的季节,村头山坡的石榴园添了一座新坟。这是一座孤坟,埋葬的是年仅41岁的村民郑某才,坟墓紧挨着他家用来蓄水灌溉的水窖,当地人都知道,郑某才在这个水窖里送了命。


海草洼村位于四川省会理县富乐镇,是金沙江畔的一个小山村,村里只有郑、殷两个姓氏的30多户人家,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郑某才的死给这个小山村蒙上了一层阴影。


红星新闻记者从会理县公安局获悉,郑某才属于非正常死亡,随着公安机关的深入调查,这起神秘谋杀案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令人震惊是,郑某才是遭到了堂弟郑某军和妻子杨某梅的杀害。原来,郑某军与杨某梅早有不正当关系,叔嫂组成“临时夫妻”多年,两人为了长相厮守,便密谋了这一出“水窖谋杀”的案件。


如今,事情已过去近两个月,但村民们谈起郑某才的死,仍感到惋惜和唏嘘,“他这个人很勤劳,善良老实,大家的评价都不错,没想到这样就死了,实在太意外了。”

女子与小叔子畸恋多年,为长相厮守,竟密谋杀害亲夫

杨某梅指认现场


山村血案

男子死在自家水窖,头部还在冒血


时间回到今年10月4日晚上,41岁的郑某才失踪的消息逐渐在海草洼村传开,最先传出这个消息的是他的妻子杨某梅。当天下午,郑某才去自家石榴园干活,给石榴树挖坑灌水,到了晚上也一直没有回家。


当晚,郑某才的姐姐接到了电话,听说弟弟去抽水灌溉,她的心里非常紧张,“弟弟家的石榴园里挖了一个用来灌溉的水窖,会不会抽水掉下去了?”


一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天,杨某梅称一直找不到丈夫,就联系了本家侄女郑某夫妇一起上山去找。走到水窖旁,郑某发现了异常,“拖鞋在水面上,烟也在水面漂着,就觉得他(郑某才)可能出事了。”


村里大多是郑氏族人,很多人听说这一消息,都打着电筒上山查看,多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还没确定人在里面,就用棒子在水里面搅动,出事的水窖大约有五六米深,呈圆筒状,水泥池壁很光滑,普通人掉下去确实有危险。”


村民们回忆称,郑某才的水性很好,正值壮年的他应该有自救能力,而且水面离水窖口比较矮,扒着上面的砖头就能爬上去。后来,他的堂弟郑某军下去打捞,但一方面水温有点冷,另一方面下去后踩不到底,村民们就把他拉了上来。


有村民回家拿来了钓鱼竿探水,很快鱼钩就挂到了水底的东西,村民们就慢慢往上拉,刚拉出水面的时候,就看到郑某才头部还在冒血,头上有个大口子。看到这样的场景,郑某才的父亲和妻子顿时昏了过去。


“水窖在山上,平时很少有人去,为防止意外发生,郑某才在水窖周边还砌了一米多高的砖墙,怎么会掉进自己的水窖呢?”村民们觉得事有蹊跷,立即报了警。


女子与小叔子畸恋多年,为长相厮守,竟密谋杀害亲夫

郑某军指认现场


疑点重重

生前入水被人袭击,财杀、仇杀、情杀?


事发当晚,会理县公安局接到海草洼村民的报警后立即组织刑侦、技术等民警赶赴现场,疏散了围观村民保护现场,随后将郑某才打捞了上来。


会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死者郑某才头上有很多伤,衣物穿着完好,头部有大面积骨折,明显是被人用工具击打的。经勘查,水窖周围没有血迹,民警判断这里就应是案发第一现场,为找到更多证据,办案民警抽干了水窖里的水。


很快,民警发现重要线索,两根水管附近的池壁上有攀爬、脚踏的痕迹,“从这一点分析,死者应该是生前入水的,在水里激烈挣扎,自救过程中被人袭击。”


“死者郑某才系头面部被钝性物多次击打致重度颅脑损伤合并溺水窒息死亡。”根据法医检验结果,犯罪嫌疑人很可能是随手捡起地上的木棒,击打了受害人。民警对现场进行了拉网式的搜查,查找一些痕迹物证,但一无所获。


从郑某才的伤口来看,凶手下手狠毒。很快,郑某才死亡的消息不胫而走,成为当地爆炸性的新闻,究竟是财杀、仇杀、情杀?一时间,猜测颇多。


“最近几年,郑某才在家里种了几亩石榴,也种了大棚蔬菜,在村里算不上富裕,如果嫌疑人是图财害命,应该不会在他干活时下手。”民警调查发现,死者衣物完好,也没有破损,身上带的2000多元现金、摩托车钥匙、手机都打捞了起来。因此,民警排除了图财害命这一种可能。


由于事发位置比较偏僻,外人如果没人带领的话,很难找到,民警判断凶手应是本村村民。随后,民警围绕郑某才的关系网,在村里进行走访调查,发现郑某才并未与同村村民发生过债务纠纷。而且,村民们对他的评价是勤劳、善良、老实,性格有些内向,与其他人没什么深仇大恨,民警判断可能是因情引起的。


女子与小叔子畸恋多年,为长相厮守,竟密谋杀害亲夫

事发当晚,郑某才的鞋子漂在水面


深入调查

妻子丧夫反而变得镇定,堂弟有作案嫌疑


民警深入调查发现,郑某才在当地并没有生活作风不当的传言。但是,当地村民反映,郑某才与妻子杨某梅的关系有点不正常。


经过调查,郑某才妻子杨某梅比较强势,两人婚后育有2个女儿。起初,夫妻俩关系还不错,但是在2011年家里出了一件大事,郑某才买了一辆货车跑运输,没想到出车祸撞伤了人,赔了不少钱,郑某才也受伤住院,家里因此背负一身债,从那以后,夫妻俩常常因为钱的事争吵。


2017年,杨某梅外出打工,丈夫郑某才在家种植蔬菜和石榴,家里经济好转起来,逐渐还清了外债。“杨某梅在外面打工这两年,回来的时候一般都不吵架了,两人关系似乎和好如初。”村民回忆说,今年4月,杨某梅回家,看起来夫妻俩矛盾缓和,对丈夫郑某才也更加关心了。


起初,民警认为夫妻关系导致这起命案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后来,办案民警发现杨某梅在失去丈夫后,反而变得比较镇定,而且还说老公买了保险,这引起了民警的警觉。民警还注意到案发当晚,杨某梅曾给村里几个人打了电话,可她的手机里并没有通话记录,删除了很多东西,“我们觉得她在刻意隐瞒什么,这里面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另外,还有村民反映,杨某梅跟郑某才的堂弟郑某军有不正当关系。


郑某军比郑某才小3岁,两人都在海草洼村长大,两家人关系很亲密。在案发当天晚上,郑某军还积极参与救援,第一个主动要求下水打捞堂哥郑某才。在堂哥死后,他还帮忙料理后事,一直在现场忙前忙后。


“我们当时也在考虑一个问题,应该说很亲的堂兄弟,会下得了这个手吗?”民警排查了村里所有人,事发当晚都能找到相应的人来证明,但是唯有郑某军没有人证明。民警通过侦查得知,杨某梅在事发当晚曾多次给郑某军打电话,还发送过可疑的信息,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杨某梅和郑某军。


女子与小叔子畸恋多年,为长相厮守,竟密谋杀害亲夫

事发现场,郑某才曾想抓住水管逃生


背后真相

叔嫂畸恋多年,密谋杀害亲夫


10月7日,会理县警方制定了一场特别的抓捕行动,在死者郑某才入土后,村民们都来郑家聚餐,散席之前,民警将杨某梅和正在厨房帮忙做饭的郑某军带走。


面对民警的审讯,郑某军沉默几分钟后,表示是他杀了堂哥。这起案件的真相也逐渐被揭开。


当年郑某才出车祸住了院,郑某军就经常帮杨某梅干农活,还借了1万元给她家,一来二去,郑某军与杨某梅逾越了道德底线,搅在了一起。终于有一天,郑某军的母亲发现了两人不正当关系,臭骂了两人,但没有斩断两人的关系。


2017年,两人一前一后去重庆打工,过起了“临时夫妻”。后来,杨某梅计划跟老公郑某才离婚,不过老实本分的郑某才拒绝离婚。同样,郑某军跟妻子的感情裂痕也越来越大,两人最终离了婚。


2019年4月,杨某梅回老家,一改往日脾气,对郑某才也变得体贴。据郑某军说,自从杨某梅回家后,他们一直通过微信商量对策,“她说作为一个妇女,可能整过不过他(郑某才),要不你回来把这个事情办了。”


女子与小叔子畸恋多年,为长相厮守,竟密谋杀害亲夫

事发村庄


杨某梅也承认,是她叫郑某军回了老家,她曾想结束这段孽缘,“我给他(郑某军)说,我们都有家庭,我有两个女儿,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又担心他把这些事情说出去,我当时也说用钱来补贴他。”然而,郑某军已经离了婚,沉溺在这段感情中无法自拔,他也从打工的地方回了老家。


几经商量,两人最终还是想走到一起生活,于是一个歹毒的计划产生了。民警介绍,两人计划把郑某才推进水里淹死,造成失足落水溺亡的假象。事发的10月4日当天,郑某才去石榴地浇水,杨某梅感觉机会来了,就给郑某军打了几次电话,并发了信息,让他赶紧下手。


当晚,郑某军赶到事发地,假装偶遇堂哥郑某才,两人说说笑笑一起走到水窖处,趁郑某才不注意,他一把将郑某才推了下去。郑某才就在水窖中苦苦哀求堂弟,并说,“只要(把我)拉上去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和她(杨某梅)离婚都可以。”然而,他遭到堂弟的拒绝。


坠入水窖后,为了自救,郑某才还曾抓住两根水管想要往上爬,这时,郑某军捡起一根木棍砸向堂哥。最终,郑某才再也没有上来。


堂兄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亲如一家人,民警问郑某军为何下得了这个狠手,郑某军说,“这一生太爱这个女人了,自己为情所困,才干了这个糊涂事。”


12月2日,红星新闻记者从会理县公安局获悉,事发后,郑某军和杨某梅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当地检察院已经批捕,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陈寿凯 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编辑 官莉



全部评论(0)
  • 据最高检消息,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家慧(副厅级)涉嫌受贿一案,由海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海南省人..

    发布日期:2019-12-11 16:38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
  • 2018年上半年的一天,盯着手中那几只跌得不成形的股票,时任浙江省丽水市副市长林康愁云满面。押上全部身家、承载着他一夜暴富梦想的这几只股票,此刻..

    发布日期:2019-12-11 16:25      中国纪检监察报
  • 官方公布的简历显示,陈玉慧,1959年4月出生,天津市人。17岁时参加工作,在天津市汉沽区东尹乡广播站担任广播员。陈玉慧曾任汉沽区双桥子乡副乡长、..

    发布日期:2019-12-11 07:31      今晚报微信公众号
  • 女儿死了两次,一次是肉体,一次是“清白”。这一年来,她不再工作,和丈夫写了数封举报信、起诉状——她认为嫖客韩云与女儿之死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发布日期:2019-12-10 11:46      澎湃新闻
  • 2018年12月1日8时许,揭某以到上饶玩的名义诱骗一名经常到其执勤小区玩的外号叫“丽”(身份不明)的女子到上饶一宾馆入住。在宾馆内,揭某将1份“安..

    发布日期:2019-12-09 19:39      北京青年报
  • ​这是一位“魏鹏远”式的医院院长。穿泛白的旧衣服,住老旧的筒子楼,皮带皱巴巴,穿鞋不穿袜……但背地里,他却将权力疯狂变现,大肆收受红包礼金、..

    发布日期:2019-12-09 12:20      潇湘晨报网
  • ​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了专项整治党政领导干部、国企管理人员利用名贵特产、特殊资源谋取私利问题取得的阶段性成效。通报指出,四川省紧盯白酒..

    发布日期:2019-12-09 08:22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 “26元买4500斤水果”买垮水果网店事件,让“羊毛党”这一网络黑灰产链浮上水面,更有甚者,抓住规则漏洞或者违法行为,以“打假”之名对商家进行敲诈..

    发布日期:2019-12-09 08:15      新京报
  • 11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揭开了一个由徽商银行多人精心设计,中信银行员工为牟取600万元巨额“顾问费”而配合实施..

    发布日期:2019-12-09 08:07      时代周报(Timeweekly)